推福利(www.tuifuli.net)是查找、推广、宣传微信群赛车、赛车飞艇群二维码的首选平台。严禁发布违法不良信息,用户发布信息时请遵守,违者将封号处理!

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热文 >

校花误入红包群,深陷裸贷门!


相信大家都抢过微信红包吧?都曾为那几毛甚至几分钱带来的喜悦而乐此不疲吧?
 
每当抢到陌生人的红包,就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这种感觉我也有过。
 
而我要在这里说的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义之财带给你的,可能是万劫不复,甚至是命丧黄泉。
 
我很不幸,此时此刻就正在经历这样的事……
 
今晚大家还是跟以前一样坐在教室里上晚自习,班主任没在,教室里乱哄哄的,我正犯愁没法睡觉时,手机突然响起一阵消息提示音。
 
不知什么时候有个叫“撒旦”的陌生人加进了群里,他刚进来竟二话不说就发了一个红包,我下意识的伸手点开后不禁大喜。
 
好家伙,五十块钱!我还从没开出过数额这么大的红包,再看看同学们的记录,似乎最低也开出了二十,显然这个撒旦包了个不小的数额。
 
就在大家为这笔横财兴奋不已时,撒旦在群里发了一句话,“要不要玩一场游戏?赢了有红包奖励的。”
 
听到他的话,我们顿时来了兴趣,自从进入高二后,课程变的紧张了许多,大家的学习压力不是一般的大,现在这么个能玩还能挣钱的机会摆在面前,同学们自然是满口答应。
 
见大家对游戏都十分期待,撒旦又在群里说道:“既然大家都愿意玩,那么我来说明一下游戏规则,我会定期在群里发布任务和指定人选,接到任务的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完成任务会有红包奖励,否则就有惩罚。”
 
“快点开始游戏吧,我们都等不及了!”这时群里有人发了这样一句话。
 
很快撒旦就在群里发布了任务,“杨涛和陈思瑶,张国栋和李艳必须在全班人面前长吻一分钟,任务期限为十分钟,现在开始!”
 
“开什么玩笑!”
 
“撒旦是谁的马甲,给老子站出来!”
 
坐在我身边的陈思瑶和全年级出名的校草张国栋同时拍案而起,而我也是一脸震惊,因为我就是杨涛。
 
我偷偷把目光放在陈思瑶身上,她天生就是瓜子脸,及腰的长发搭配上诱人的身段,尤其是那36D的胸围,甚至让很多女老师都为之汗颜。
 
这样的大美女别说她是班花,就算不是,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个一穷二白的屌丝。
 
至于张国栋,论长相论家室论学习,都是我们班男性同胞的骄傲,而那个李艳却生的虎背熊腰,作为一个女生,她嘴边竟然还有些淡淡的胡茬。
 
全班同学都把目光放在我们四人身上,简直是堪称极品的两对啊!
 
“杨涛,还不快上,这可是财色双收的好机会啊!”
 
“认命吧张国栋,眼一闭心一横就把事办了!”
 
周围的人一个个居心不良的在瞎起哄,陈思瑶跟张国栋两人早就气的脸色铁青,而我和李艳则不约而同的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撒旦,你到底出不出来?”陈思瑶始终不甘心,冷着脸用目光在整个教室里慢慢扫过,同时手上还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刚看清是死党万仁笛打来的微信电话,谁知道下一刻陈思瑶就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你神经病啊!”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我心里自然相当恼火。
 
谁知陈思瑶脸上没半点歉意,反而阴阳怪气的笑道:“我刚才给那个‘撒旦’打微信电话,你手机就响了,杨涛,你可以啊。”
 
听到这里我马上明白是陈思瑶误会了,见她不由分说还要再给我一巴掌,我一把捏住她雪白的皓腕并拿起手机把屏幕对着她。
 
“刚才是万人敌找我,你没弄清状况发什么疯啊!”
 
陈思瑶凑近一看,意识到自己真是误会我了,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却没有半点要道歉的意思。
 
见她只是看了我手机屏幕一眼,便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我心里不禁有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喂,你莫名其妙打了我一巴掌,连声对不起都不打算说吗?”
 
“你瞎嚷嚷什么,你一个大男人不就打了你一巴掌吗?放学请你吃顿饭总行了吧?”陈思瑶瞪了我一眼,相当理直气壮。
 
虽然我以前也知道这个大美女同桌一向瞧不起我,但没有想到他对我的反感竟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说声对不起都嫌丢人。
 
我也难得在全班同学面前爷们了一次,板着脸冷眼道:“我不稀罕吃你这顿饭。”
 
“不吃饭,想要钱是吗?也行啊。”
 
“钱我也不要!”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说实在话,这要是个男的在我面前,不管打不打得过我都要动手的。
 
“那你说吧,到底要什么。”
 
我被陈思瑶的态度憋的彻底无语,现在的我真的太想狠狠打她一巴掌了,这时班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其他同学也都跟着起哄。
 
“给他亲!”
 
“给他亲!”
 
“给他亲!”
 
周围人的起哄让陈思瑶脸色更添一分愠怒,而那些人的声音对我而言,竟好像有一种魔力似的,将我心中的某个念头给无限放大。
 
回想起刚才陈思瑶刁钻蛮横的表情,总不能让她白打我一巴掌吧?于是我将心一横,在全班同学瞠目结舌的凝视下,把陈思瑶按到在桌上。
 
一瞬间两唇相对,我贪婪的从陈思瑶口中吮吸津液,而陈思瑶则不停的用两只粉拳在我后背捶打,脑袋也左摇右晃把挣扎做到了极致。
 
班里尖叫呐喊喝彩声此起彼伏,我心中更是成就感倍增,看她陈思瑶以后还敢不敢小瞧我。
 
就这样,我压在陈思瑶身上,陈思瑶压在课桌上,尽管她不断的挣扎,我仍是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反正这样的机会以后注定不会再有,不如趁现在多享受一些。
 
“张国栋,你看人家杨涛多爷们,你也别让哥几个失望啊!”
 
“上啊张国栋,眼睛一闭谁都是西施,完事还有红包领!”
 
那帮人也真是无聊,看了我和陈思瑶的好戏后,又在怂恿张国栋,李艳始终坐在座位上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张国栋站在课桌上扯开嗓子喊道:“都瞎嚷嚷什么,全都给我闭嘴!”
 
“那个撒旦我劝你现在马上站出来跟我认错,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等我查到你是谁的话……”
 
他那边话还没说完,我这边可是陶醉到没有了时间的概念,直到全班同学的手机同时响起。
 
“杨涛和陈思瑶完成任务,各奖励五百元红包,张国栋和李艳任务失败,判处死刑。”
 
撒旦再次出现,我看到这条消息后马上去查看了一下红包余额,果然多出五百块,不过紧接着就听到班上一个女生的惨叫。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来源看去,我也不例外,只见那女生正是张国栋的同桌,而让她尖叫的原因,竟是张国栋抓起桌上的一把钢尺在自己脖子上割出一道口子。
 
“嘶!”
 
班里每个人都倒抽一口冷气,这时我终于感到不对劲,看向坐在角落从不被人关注的李艳时,她竟然抓着一根铅笔毫不犹豫捅进自己的咽喉。
 
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中,不少女生已经晕了过去,就连男生们也被眼前的惨剧惊呆了,每个人都诚惶诚恐,过了很久才有人反应过来。
 
“快,快报警啊!”第一个醒悟过来的提醒道,马上有人醒悟过来,不少人都拿出手机拨通110和120的电话。
 
我强忍着反胃的感觉,不可思议的盯着班上那两具尸体,张国栋和李艳都还睁着眼睛似乎想对生者诉说他们的不甘。
 
两人死相凄惨的让人心惊胆颤,班里大多数人都扭过脑袋不敢再看第二眼。
 
就在正班同学都在沉默时,大家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班级群里,撒旦再次现身说道:“张国栋和李艳的死刑已经执行,下面我们开始新的任务。”
 
“赵雪琪必须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脱掉全身衣物,或选择与一名男生在讲台上交合,任务期限1小时,任务完成奖励一千元红包,失败将被处死。”
 
每个人都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这一刻我们所有人都呆住了,想不到这次的任务居然这么过分,让一个女生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或者与人交合!
 
撒旦这次看似很大度,给了赵雪琪两条路选,可摆在赵雪琪面前的路,真的有选择的余地吗?
 
而赵雪琪看到手机上的内容后,更是不可思议的愣在当场,过了好久,她一脸惊恐的喊道:“不,我不要!”喊完她就扑倒在桌上痛哭起来。
 
她凄惨的哭声将恐慌散播给教室里的每一个人,这时班长噌的站起来,目光在教室里转了好几圈,这才一脸惊恐道:“到底谁是撒旦?快点站出来!”
 
他说这话时,被恐惧充斥的眼中已经酝酿出一些泪水,而班上的学生连我在内,也纷纷将惊恐的目光望向四周。
 
过了很久,教室里响起的唯有赵雪琪的抽泣,始终没人因为班长的一句话就大大方方站出来,也不可能有人站出来。
 
面对这种情况,赵雪琪哭的更加竭斯底里,在她附近的女生也急忙温声细语的安慰她,可我却能从那几名女生,甚至教室里每个人的脸上看到惶恐的神情。
 
“我不玩了!管理,快把撒旦T掉啊!”
 
“警察怎么还不来,刚才不是打电话了吗?”
 
“撒旦到底是谁啊!你站出来好不好,我可以给你钱……”
 
一时间班里乱成一锅粥,大家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陈思瑶竟然在恐惧的压力下,主动抱紧我一条胳膊,对此我并没有说什么。
 
就在大家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时,微信群里又响起了撒旦的话语。
 
“这场游戏开始了就不能中断,你们只能玩下去,或者也可以选择踢掉我,但这就意味着你们放弃了生的机会,所有人都要受到惩罚!”
 
所有在看着手机屏幕的人都大惊失色,一时间班里的同学都在互相交换着目光,我也不例外,然而每个人从别人那里换到的,都只有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就在这时,赵雪琪两眼无神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行尸走肉一般往讲台上走去,说起来她长得也很漂亮,胸围虽然不及陈思瑶那么恐怖,但在班级中依然有很多的追求者。
 
看到赵雪琪红着眼睛走到讲台上时,不少人都已经猜到了她的选择,只是这时候没有人去阻止她,甚至有些男生的眼神里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兴奋。
 
站在讲台上的赵雪琪浑身哆嗦个不停,一边哽咽抽泣一边看着讲台下的我们,既可怜又恐惧。
 
看到她的目光时,每个人都低下头去不忍直视,就连之前那些动机不纯的男生也是如此。
 
“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赵雪琪闭上双眼,任由止不住的泪水落在地上,精神快要崩溃的她如今只是反复念叨着同一句话,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慢慢解开自己的衬衫。
 
衬衫褪下,露出她光滑如雪的肌肤,紧接着是乳罩,短裙。
 
等到她洁白如玉的酮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中时,不少男生都惊呆了,在那些渣男丝毫不加收敛的目光下,赵雪琪捂着胸瘫坐在冰凉的地上,嚎啕大哭。
 
班里几名女生这时才回过神来,纷纷涌上讲台用身体将赵雪琪挡住,再手忙脚乱的给她穿上衣服,最终也只是帮她穿上了外衣,乳罩和内裤仍然留在地上,就像赵雪琪被扔掉的尊严!
 
“赵雪琪已经完成任务,一千元微信红包已经发放,今天的游戏到此为止。”这时,撒旦的消息再次出现在班级群里。
 
“等等,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赶紧拿起自己的手机打了这样一段话,点击发送出去,其实我原本是想问你到底是不是人的,可细想一下还是觉得太荒诞了。
 
群里沉默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撒旦才发了一个和我的问题毫不相关的答案,“我从天堂跌倒,在地狱爬起。”
 
“这算什么,你到底是谁!”我又发出这样一段话。
 
但是撒旦的头像已经变成黑色,他再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扭头看向几个女生不断安慰赵雪琪的方向,后背已不知不觉被冷汗浸湿。
 
今晚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好像一场梦,可教室里四处弥漫着的死亡气息以及男男女女的痛哭哀号都明确的告诉我,这一切是无比的真实。
 
这时候一小队警察才由班主任领着姗姗来迟,当他们推开教室大门进来时,很快就发现了张国栋和李艳的尸体,所有人都眉头一皱。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脸惊恐的班主任向全班问道,然而没有人搭理她,女生们都哭哭啼啼的,男生们也一个个都无精打采。
 
直到那些警察们在尸体四周查看了一番,最后给出的结论是初步判定为自杀,事后一个貌似领队的警察跟班主任私下说了些什么,然后将张国栋和李艳的尸体抬了出去。
 
班主任脸色苍白的走上讲台,调整了好一会儿呼吸才渐渐平稳,“大家都先回去吧,今晚班里发生的事暂时不要声张,等明天会有警局的人来找你们谈话。”


本文地址: https://www.tuifuli.net/article-show-id-598.html

微信红包群(红包群网)的内容由用户免费分享产生,若发现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尽快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5 www.tuifuli.net 红包群网 版权所有